大多数流浪汉都是疯疯癫癫的,深圳的华强北也有一个疯疯癫癫的流浪汉。没人记得他到底在这一带流浪了多久,碰到他的人只想躲得远远的,要是有些人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应该会选择回头粗略地瞧上他一眼。

他身上的衣服破旧不堪,早已经看不出颜色和款式,他的脸也和衣服一样,脏到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他喜欢游荡,更喜欢在游荡时四处观望,有时会抽空在经常给他水喝的档口处停下脚步,无声地索要水喝,在大口地喝完水后,头也不回地又走了。

他叫陈金陵,曾经也在时代的巨流下闯出过一番天地。陈金陵选择涉猎山寨机,在经历了一路的摸爬滚打后,成为了华强北名震一方的“山寨机王子”,并娶了一个美丽的妻子。他后来到底又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成为一个疯癫的流浪汉?今天,我们就来说说他的故事。

2001年的陈金陵,只有16岁。有一天,陈金陵从父母的口中听到一个消息,叔叔从深圳回来了,还没来得及和父母打招呼,他自己就跑到了叔叔的家里。见到叔叔后,陈金陵有些不敢靠近,他敏锐地觉察到叔叔的身上还残留着从外面带回来的气息,那气息来自一个能够改变他命运的地方。

陈金陵鼓起勇气开口道:“叔叔,我可不可以跟你去深圳?”叔叔默不作声,只是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有些为难。陈金陵很是机灵,很快就补充说:“早就听说深圳是个大地方,机会很多,我特别想跟着叔叔去闯荡一番。”叔叔的脸上有些动容,当场表示只要陈金陵的父母同意,就可以在几日后随他同行。

深圳比陈金陵想象的还要繁华,更吸引他的是,这里的每个人看起来都有自己的目标,都在为自己的未来奔忙,一想到未来自己也要淹没在这里,他的心里不禁五味杂陈。陈金陵闲逛了几天后,最终来到了华强北商业区,偶然看到其中一家商店外的招聘信息,最终决定留在这里当学徒。

那时的华强北还没有被授予“中国电子第一街”的称号,但这里已由原来的集中生产各种电子产品渐渐朝着电子市场的方向发展,其发展态势令人心生向往。陈金陵已经准备淹没在华强北的手机市场里,他在店里,有机会见识过各式各样的手机,按键手机和翻盖机正在悄然退场,让位于上市不久的触屏手机,万变的市场局势让这个入门不久的男孩都有些慌乱。

其实陈金陵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入门,他在店里的身份是学徒,但对他而言,学徒的名号没有给他带来什么额外的福利,他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只是一个打杂的。陈金陵的工作只是局限于一些小事,关于手机的“机密”,根本没有专门的人给他讲解。陈金陵不敢心生怨怼,没人愿意培养一个隐形的竞争对手,这也是行业的生存法则之一。

陈金陵负责开门,每天必须很早地来到店里,他要在老板没来之前把店里的卫生打扫好,还要整理货物,负责招待客人。陈金陵并没有像其他打工少年一样,在受苦受累时会怀念以前上学的日子,他成绩不突出,这么早就出来闯荡反而感觉到了自由。陈金陵不甘于长期游走在边缘,好在老板最大的让步就是在维修手机时并没有不准许他在旁边观望,他一回家就忍不住根据记忆自己琢磨。

久而久之,陈金陵基本具备了手机组装的能力,继续待在店里,更高层次的技能已经学不到了,他决定摆脱学徒的身份,自立门户。陈金陵投入了自己所有的积蓄,还外借了一些钱,终于有了自己的门店,面积不大,但只要在这小小的五平方米空间内,再也不用受制于人。开店最重要的是能够吸引到顾客,起步不易,陈金陵利用自己见效最快的价格优势。

努力总会有回报,陈金陵的小门店解决了他的温饱,让他真正地在这里站稳了脚跟。在这个五平方米的小小空间内,陈金陵是成功的,但走出这里,成功的定义就宽泛了许多,陈金陵不甘心居于一隅,于是有了要做大做强的野心。

在陈金陵的门店里,主要经营的是山寨机,他是一个山寨机贩卖商。山寨机的“致富秘籍”就在于精巧的组装,把各种来路的零件进行拼接组装,让其脱胎换骨,最后利用低廉的价格,让那些徘徊犹豫的人不得不为之“臣服”。在销售时,要是再有一张巧嘴,从中捞到几百甚至上千的利润根本不成问题。

陈金陵有固定的代理商,刚开始是从代理商手里进一些低档的产品,即使售价也很低,但并没有影响他能从中赚取销售差价。客人进入店铺,就有了购买的倾向,陈金陵利用价格优势很轻松地就让人滋生了购买的欲望。经过日积月累,陈金陵有了更多的钱,他有机会实现店铺里面的销售转型。

今时不同往日,陈金陵在积累了一些资本后,开始主要按市场行情进货,所以现在的陈金陵,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关注市场的行情。后续要根据店内手机的品类销量来洞悉现在的流行趋势,及时补货,才能保证日常的正常经营。自从有了要赚大钱的想法,陈金陵就开始对自己的代理商不满了。

陈金陵的代理商是一个能在华强北“只手遮天”的人物,原因就在于其手中的货足够多,代理商在给他们这些人供货时已经赚得盆满钵钵,留给他们赚钱的空间就这样被代理商给压缩了。想要有更多的利润,寻找新的代理商就是唯一的出路,陈金陵打听到了一些组装机代理商,他不厌其烦地一家又一家地去探访。

关系到以后的产品来源,陈金陵不敢放松,在他实地考察的过程中,更是恨不得自己多长出一双眼睛,好在最后终于寻到了几个靠谱的代理商,还成功地与对方建立了合作关系。陈金陵原本的小店,服务对象是一些零散的客户,他们只是过来淘货,没有出现过大量的订单。而现在的陈金陵,不满足于零散的客户人群,他把目光聚焦到一些和他之前同类的手机销售门店,目的就是想要增大销售量。

原来的五平方米店铺成为了过去式,华强电子世界又新增了两个手机销售门店,而维持门店运转的就是华强北的诸多档口,陈金陵摇身一变,成为了山寨机的供货商。陈金陵在生意场上很是圆滑,一贯坚持价格优势,对一些需求量大的客户,自觉地开出优惠的价格,就这样把客户资源牢牢地抓在手心,朝着致富大道的方向昂首阔步地走去。

触屏手机成为了手机市场的“新宠”,许多人为了赶上这批潮流,又因为囊中羞涩,购买只有正品价格一般的山寨机就成为了最好的选择。陈金陵就是利用了这些人的心理,利用在档口销售利润可观的山寨机,成功挤进了百万富翁的圈子。最让陈金陵得意的,莫过于他娶了一个美丽大方,又是出身名校的妻子。

陈金陵早早辍学,靠贩卖山寨机起家,而生意越做越大,在经营上,他明显感觉到了有些吃力,而妻子的出现,有效充当了他档口生意的后盾。陈金陵的妻子不仅样貌出众,她因为学历很高,能力更是不俗,在外人眼中,这个女人充当居家贤妇的角色,实际上,陈金陵十分信任并依赖她。带着美丽的妻子出去应酬时,陈金陵更是觉得脸上有光,没人不在心底感叹,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真是好福气!

2010年,手机市场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变革,智能手机异军突起,那是一股让人无力抵挡的新兴力量。

华强北为了生存,整个市场都急需转型,但这次适应市场变化的蜕变,却并不容易。当时的政府部门意识到了山寨机搅乱了市场,深圳的华强北就是整顿假冒乱象的重要关口。更让陈金陵无法接受的是,那些曾经青睐山寨机的客户,开始对山寨机不屑一顾。

陈金陵仓库中积压的山寨机压得他喘不过气,只有转型才能有一线生机。害怕失败的恐惧会成为麻痹人神经的毒素,已经慌乱的陈金陵没有勇气承认,自己正在走下坡路。

陈金陵先是紧急处理了手机的存货,血亏了一大笔钱,两个门店也因此关门大吉了。在陈金陵失意彷徨的时候,妻子就好像是他的救命稻草,抛出的任何建议都能让他深信不疑。妻子鼓励他重新出发,走上苹果产品的投资路,前方本就充满着未知数,陈金陵一心想东山再起,走法横冲直撞,结局是不仅投资失败,更是又亏损了一大笔钱。

陈金陵身在低谷,脑中却总爱幻想着靠一次机会咸鱼翻身,但接连涉足的几个项目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了下文。陈金陵烦躁不堪,夫妻关系也恶化了。陈金陵总觉得自己的妻子变了,他本来就是一个靠钱与妻子并肩的男人,如今手中没了钱,面对这样的妻子,变得自卑又敏感,时常与妻子大吵,家里成了没有硝烟,但火药味十足的战场。

陈金陵在争吵中多次提及妻子是因为钱才选择自己,不管真相如何,他这些伤人的话都在刺激着妻子,两人的关系难以维持,并最终以很不体面的方式结束。陈金陵的妻子走了,是和他的司机一起走的,还带走了他原本就所剩无几的钱。

陈金陵彻底崩溃了,生意的失败,负债千万,妻子的背叛,让他不敢再出门,他总觉得别人会用讥笑的目光看着他。陈金陵活生生地把自己给逼疯了,他将会糊糊涂涂地度过自己的余生。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