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行业,风口来的快,去的也匆忙。曾几何时,游戏直播行业还是能挑动起各大资本争相竞逐的大风口,可是没过几年,却已经呈现出一片惨淡之势。随着熊猫直播倒闭、企鹅电竞退市、斗鱼及虎牙的整体大裁员,游戏直播行业入冬已经成为路人皆知的事实。曾经意气风发地涌入这一行业的资本方,也落得个无语哽咽。

要说国内投资游戏直播行业的投资人谁最惨,一定非王思聪莫属。想当年,王思聪还是“5亿起家的投资天才”,可正因为成立了熊猫直播,轰轰烈烈地干了几年后,他就成了欠债二十多个亿的全国知名“老赖”,当上了被执行人限制了高消费,最后还是靠老妈拿出私房钱给他填窟窿才获得了坐飞机和高铁的权力。

而熊猫直播倒台后,大家都以为腾讯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没曾想,腾讯自己的“亲儿子”企鹅电竞为竞争力不足直接退市,而因为斗鱼和虎牙合并的失败,腾讯注资的多家直播网站也开始股价大跳水。其中斗鱼更是在一年多的时间中,市值从50多亿美元跌跌不休到如今5亿美元都不到。而虎牙的财报也由盈转亏,成为让腾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尴尬存在。

前两年还风光无限的游戏直播行业,如今为何急转直下如此之快呢?最大的原因,还是游戏直播的特性——与直播带货或者秀场型直播平台有高利润分成不同,游戏直播网站更像是为主播搭台子的平台,观众们对主播的忠诚度远高于平台本身,而主播的身价也因此水涨船高,能够从平台处获得巨额的签约费,进而导致平台的营收压力加剧,形成恶性循环。

要说游戏直播平台风生水起这些年有谁是最终获利者,那必然是依靠直播平台实现阶级飞跃的游戏主播,尤其是那些能够代表游戏本身的大主播。像是网易的古风网游《逆水寒》中,就存在一个短短两年时间就凭借个人际遇,从一个一穷二白的网瘾少年进阶称年入上千万、拥有丰厚人脉的顶级主播,浮夸。

浮夸原本是一个以操作能力见长的玩家,但是此前的游戏天赋并没有改变他的前景。因此,在2018年,浮夸经过深思熟虑后,毅然决然地加入了网易刚刚上线的古风网游《逆水寒》,当起了一个“锱铢必较”的铁匠。在激烈的竞争中,浮夸为了揽到更多生意,采取了“一口价”的策略,用对赌的形式来替顾客做装备,这种颇为激进的方式让他迅速成名,并收到了著名玩家PDD的一个装备委托。因为PDD对装备的要求极高,外加一些脸黑的元素,这一单委托浮夸不仅没赚到钱,自己还亏了几十万。

原本PDD打算给浮夸兜底,没想到浮夸却坚守自己“一口价”的底线,称“说是多少钱包就是多少钱包,赔了我认!”言而有信的行为,让PDD大为感动,特意为浮夸进行广告。在PDD的引荐之下,又有很多土豪专门找他定制装备,在众多土豪大佬的关照下,浮夸的直播事业越做越大,人脉也越做越宽。经常有大佬在他的直播间随心情打赏数万甚至数十万,有时候每周打赏收益都有几百万元。而除了直播打赏之外,还有一些土豪大佬带他参与投资以钱生钱,这让他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内就积攒了数千万的资产,不仅购置了价格超过600万的法拉利,还以1500万的价格在杭州滨江买了一栋超过180个平方的大豪宅,过上了让人艳羡的财富自由生活。

像是浮夸这种主播,就是依靠在直播平台进行直播来获取玩家们的信任和关注的,但他们在实现个人阶级的跨越时,游戏直播网站却并没有太多的分成收益,反要支付给他们高昂的签约费,以保证他们还能留在自己的平台。这种供需倒挂的关系,或许就是当下游戏直播网站越来越难以为继的核心因素。你觉得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