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资本热潮淡去,手游电竞馆利润模式不明,定位不清晰的问题逐渐暴露,缺乏核心竞争力的手游电竞馆更像是“四不像”,即便坐拥7亿手游用户,2亿移动电竞用户也无法“绝地求生”。

这是在台山转让的一个手游馆,使用面积300平方米 转让+设备费仅15万,可见市场有多差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公众号预言家游报(yuyanjiayoubao),文/马骁,钛媒体经授权转载。

当时,这一家占地800平方米的手游电竞馆闲鱼懒猫,因经营不善在开业十个月后,直接倒闭了。

这个结果,还被路过的保安当着镜头的面点评了一番,“这个位置玩的不能做,吃的最好做。”

但可不要小瞧闲鱼懒猫哦,它曾获“人皇”、钛度科技创始人李晓峰(Sky)投资,钛度背后更有王思聪的布局。

回到一年前,因为有着移动电竞直播场景与社交落地,看好手游馆的声音空前的高涨,甚至所谓的“从业者”预言手游馆将取代并淘汰网吧。

于是,手游电竞馆在北京、上海、重庆、无锡、福建等各地兴起,各地的线下赛、美女陪玩、陪练等营销活动如火如荼。

甚至,随着这个风口应运而生的TO B媒体《手游馆那些事》,也在今年4月停止了原创更新。

随着资本热潮淡去,手游电竞馆利润模式不明,定位不清晰的问题逐渐暴露,缺乏核心竞争力的手游电竞馆更像是“四不像”,即便坐拥7亿手游用户,2亿移动电竞用户也无法“绝地求生”。

目前来看,手游电竞馆更适合作为茶饮店或网咖的噱头来锦上添花,远远做不到独揽一面。

据公开消息,闲鱼懒猫是钛度科技的创业项目,创始人就是“人皇”Sky李晓峰。

闲鱼懒猫位于上海中信广场,所占的独栋别墅面积800平方米,一度被冠以“魔都最有氛围的电竞聚集地”等称号,定位上闲鱼懒猫以主题餐厅+手游电竞结合,寄希望于面向电竞线下娱乐场景。

闲鱼懒猫于2017年12月开业,不到十个月就宣告闭店。目前二楼已经重新招租开业,一楼394平方米的面积仍然空置。

由于钛度科技曾获王思聪投资,闲鱼懒猫的倒闭也被贴上“王思聪也无法拯救手游网红店倒闭”的标签。

中信广场销售人员认为,“闲鱼懒猫店面虽然是铺王,但附近都是上班族,很少有人来玩游戏,这样的客流量显然撑不起21万的月租金。”

就连保安都在一旁补刀说,“闲鱼懒猫选址不好,这个位置玩的不能做,吃的最好做。凡是做餐饮的都能干起来。”

从主题餐厅的角度来讲,曾去过咸鱼懒猫餐厅的顾客也表示,这家的餐点并不好吃。在大众点评上,可以查到的三款团购套餐半年内销量都不过10。

“我们向闲鱼懒猫输出了很多资源,粉丝见面会、比赛都在这里,但流量一直没打通,市场还是太早期了。”

据资料显示,2017年中国移动电竞市场用户规模达到1.7亿,预计2018年中国移动电竞市场用户规模将达2亿人。

2017年移动电竞市场规模达到462亿,较2015年增长了785.6%。在我国电竞市场的占比已从2015年的21.7%骤升至2017年的53.74%。

移动电竞的代表赛事,《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在去年比赛日独立观赛人次累计达3.5亿,2017全年内容观看及浏览量达到103亿。

截至2017年底中国手游市场用户规模为7.76亿,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745.6亿元。

随着移动电竞的东风劲吹,手业发展利好。去年,手游电竞馆逐渐在全国各地兴起,不仅一线城市广州连开三家,YG手游电竞馆落地无锡中山路,乐游熊手游馆选址重庆大学城U城天街。

去年4月,被称为“全国首家手游电竞馆”的梦幻手游电竞馆在福建漳州开业,曾在当地经营的有声有色,如今也难逃关店的命运。

据负责人介绍,这家占地面积200平的梦幻手游电竞馆,曾花了不少功夫运营手游赛事,也一度承办过《王者荣耀》高校赛、城市赛、举行女玩家友谊赛等比赛,还积极与外界开展合作。

一位当地玩家回忆,“一开始办比赛,馆里经常满员,还记得有次到场参赛就可获得一张联通大王卡。”

人气爆棚让梦幻手游电竞馆立马开设了分店,在看到手游电竞馆的短暂成功后,漳州市区至少开了5家以上的手游馆。

可惜好景不长,一方面各家大打价格战,手游电竞馆的利润空间被压缩,赛事和活动人流被分释。在采访中,梦幻手游电竞馆负责人表示:“随着各家纷纷倒闭,目前漳州仅剩两家手游馆,要么单纯卖饮料,要么卖酒变成休闲吧,跟手游完全无关了。”

指间电竞联合创始人申熙宇对娱乐资本论旗下的矩阵号预言家游报说:“去年我朋友圈里,不少人都要做手游电竞馆,到了今年基本没什么声音了。

手游电竞馆利润模式不明,定位不清晰,以及竞争力的缺乏的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暴露,甚至与手游跟移动电竞的便利性相悖,从这个角度来看,手游电竞馆的降温在所难免。

游戏行业从业者顾城表示,“手游电竞馆在预想中的盈利方式主要有,餐饮、会员运营、活动策划、外设租赁、游戏陪玩代练这几块。”

他认为:“手游馆的目标受众肯定是有手机的,所以手游馆提供的基础服务像游戏手柄、充电设备、WIFI对用户而言并不是核心需求,想靠这些按时计费很难吸引顾客。另一方面,与提供游戏主机和桌游的轰趴店不同,玩家想玩不同的手机游戏完全可以在线上实现,手游馆没有像样的额外服务。”

不过在去年,梦幻手游电竞馆的负责人就感受到,手游馆后期的运营、活动的组织策划这些成本很高。

手游电竞馆老板们还逐渐发现,持续运营赛事活动不仅辛苦,所获得的收益越来越低。

在此前预言家对电竞馆的报道中就发现,游戏厂商对非职业电竞赛事和活动的需求很低。即便是在一二线城市的顶级电竞馆,也很难固定承接电竞赛事和活动。

这在手游电竞馆也不例外。首先,想吸引移动电竞观赛用户,要么需要顶级赛事和选手的IP来引流,要么就是通过奖金,这些都是不小的费用。

如果只做一些小活动,恐怕吸引到普通玩家的效果有限,顶多起到促活的作用,远远达不成拉新。

随着《王者荣耀》赛事受众越来越广,如今《王者荣耀》的城市赛和高校赛也更愿意放在各地的高校体育馆和地标商场来举办,今年以来很少有分站赛放到手游电竞馆去举办。

顾城认为,“手游社交之所以成立,是因为一些手游玩起来方便快捷、门槛低,加上微信和QQ的社交优势。如果专门驱车去手游馆玩《王者荣耀》,反而与方便快捷和碎片化的优势相悖。”

除此之外,梦幻电竞馆也尝试过手游陪玩业务,开业初期就召集了几名高段位玩家为电竞馆站台。但在几周过后,陪玩和代练的收费项目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玩家参与度并不高。

表面上看,手游电竞馆既有落地手游社交的可能,也契合《王者荣耀》等爆款手游的用户规模。但实际上,手游电竞馆所能提供的服务,没有一项是其核心竞争力,很难吸引消费者付费。

申熙宇认为,手游电竞馆最合适的存在形式就是跟网咖搭配。他对娱乐资本论旗下的矩阵号预言家游报说:“单独做手游电竞馆风险特别大,放在网咖里一方面是分散风险,也正好顺应网咖转型的尝试。”

包括梦幻手游电竞馆在内,多家手游电竞管都购买饮品免费玩的付费方式。去年有手游店老板晒出自己店内一天的茶饮流水突破3000元。

在茶饮好喝的基础上,把手游活动和比赛作为增值服务,就可以完全取代手游电竞馆。

但目前的症结是,做电竞的不懂怎么做水吧,而懂水吧的不懂电竞。两者关联起来需要时间。

申熙宇认为,目前手游馆也是在探索,定位不清楚,未来没准有新的商业模式。杨沛也认为手游电竞馆仍然有生存空间。

梦幻手游电竞馆的负责人同样表示,“目前只是资金不足以支撑我们去完善更多、更好的服务,未来还有机会。”

而且需求多变,规律不同。比如高端工作者有上分需求,主要在周末和下班后有时间消费。大学生普遍游戏水平高,到店时间没有规律,消费能力弱。

要满足所有群体的需求很难,要结合选址和目标客户,定位店面的装修和环境,以及产品定价。”

预言家认为,与普通电竞馆可以通过差异化内容和会员制服务相比,手游电竞馆的降温潮也印证了,目前的手游电竞馆只能做到锦上添花,还远远达不到独揽一面。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544人已赞赏>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