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緹產品質量陷爭議:面膜使用過敏 計酬方式或涉傳銷

  一直走中高端路線的直銷企業克緹,卻因消費者使用其產品期間過敏,差點毀容,產品質量受到質疑?!吨袊洜I報》記者在網絡上搜索,發現很多人稱用了面膜過敏。

  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克緹近幾年在大陸業務迅速發展,短短幾年從2億元發展到40億元的業務量,但管理和產品質量把控水平并沒有跟上。

  克緹企宣業務部負責人衛威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克緹的產品沒有問題,可能有些人對產品過敏,這不能證明公司產品有問題?!?/p>

  本報近期報道廣東90后女士陳麗(化名)和好友李某某使用克緹產品期間,滿臉痘全部過敏差點毀容。

  陳麗在其公開文章中稱“在使用克緹產品的過程中,臉上開始長痘,跟上線匯報這個情況后,她只說有個適應過程,要堅持,但我好朋友的皮膚越來越差,整個過程我都有發圖片給她了解我們當時的皮膚狀況,但她卻信誓旦旦地說:克緹的產品是‘試金石’,如果以前用的產品中有含鉛含汞等化學物品,克緹產品就會先幫你把之前累積的毒素清除,所以會有類似過敏的現象,但是正常的,只要你繼續堅持使用3~6個月,就會好的……在半信半疑的情況下,我們去了當地的醫院皮膚科檢查,醫生明確告訴我們是使用護膚品過敏,建議馬上停止使用……”

  陳麗的委托人是關注直銷行業的咨詢人士梁為,他告訴記者,陳麗現在已經停用克緹產品,臉上的過敏癥狀已經消失。

  江蘇的克緹經銷商李蘭(化名)告訴記者,因為使用克緹面膜時臉部刺痛,不敢再用。她剛從克緹南京公司辦理完退貨,她在退貨現場發現非常多的人都在辦理退貨,這些人有50多歲的人,也有20多歲剛出校門的年輕人。

  衛威稱每天都有人來公司退貨,每個公司都存在退貨的行為,只要符合公司的規定,就可以退貨??司煹拿考a品都是第三方權威監測機構監測,不否認消費者對產品的某種成分有過敏的情況,或消費者是過敏體質,這樣的情況下,消費者應該自己做調整。衛威以花粉為例,消費者對花粉過敏,則應該想辦法遠離花粉,而不是將責任推到花粉上。

  據李蘭介紹,退貨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如果超過一個月,商品一分也退不了,除了其他費用,還要扣2%的費用。李蘭購買了4萬塊錢的產品,她估計光退回去的郵費等加起來就要3000元。算是買了個教訓。

  據一位專注直銷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克緹近幾年發展迅速,但質量管理是否跟上,以及是否將精力放在產品質量上,也要打問號。近幾年克緹的經銷商重視拉人頭辦會員,而對產品很少關注,這樣的氛圍下,并不能促使克緹將精力放到提高產品質量上來。

  陳麗在債務壓身時,無奈選擇退貨,退出這個行業,梁為告訴記者,目前陳麗正在等待克緹最后的答復,目前尚無確定的結論。

  梁為告訴記者,此前他和陳麗已經與克緹有過交涉,但克緹市場部的態度比較惡劣,不愿意退貨。目前正在協商中,進程比較緩慢。目前陳麗已經完全放棄直銷,現在選擇在一家公司打工,過平靜的生活。

  陳麗發布的《克緹消費者退貨背后的“尷尬”,維權為何如此艱難?》一文,揭示了克緹直銷計酬制度,要想成為克緹經銷商首先要求交會費購買產品,成為會員。最高的會員需要繳3萬元以上購買產品。

  加入經銷商隊伍后,推薦人會有分紅,但經銷商多數沖著服務獎。服務獎則為服務下線拿到的提成,可拿下線1%的收入,最多可拿12層,按照他們的算法,每個人下面可以放3個下線,12層則為80萬人,數量累積起來,非??捎^。經營者還可以通過發展下線成為經理、協理、首席等更高級的職務。

  我國知名反傳銷人士李旭告訴記者,克緹這種團隊計酬,多層次計酬難免讓人質疑。陳麗這種遭遇,直銷公司會以這是經營團隊所為,與企業無關為由推卸責任,國家工商部門和公安部門應加大執法力度,但有時經銷商投訴企業搞傳銷,工商部門以其有直銷牌照為由,對投訴置之不理,直銷牌照不是護身符,對違法經營行為,應當嚴懲。

  不過衛威稱這不是克緹公司設計的獎勵方式,克緹公司一直遵守法律,對違規的營銷行為堅決予以查處,至于那些獎金制度,是經銷商所為,公司對此不了解,一旦發現必會嚴懲,有違規行為的必然會取消其經銷商資格。不過衛威承認經銷商的收入是由克緹發放,他沒有透露公司如何給經銷商計酬。

  克緹企宣業務部負責人表示,廣東“陳麗”退換貨事件只是一起普通退貨案,分公司已處理完畢。但梁為否認已經處理,至今沒收到對方處理結果。

火幣,火幣網,幣安,幣安網,火幣,火幣網,火幣,火幣網,火幣網

支付寶轉賬贊助

支付寶掃一掃贊助

微信轉賬贊助

微信掃一掃贊助